|
|
|
|
|
您当前的位置:本地通首页 > 本地文化 > [泰安文化]叶飞上将: 立马泰汶 功彰岱岳

[泰安文化]叶飞上将: 立马泰汶 功彰岱岳

关键词:泰山叶飞     我要发布新的信息
  • 相关机构: 泰安在线
  • 电 话:0538-6311365
  • 网 址:http://www.0538365.com
  • 感谢 taian163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纳
  • 点击率:3001

    已有0网友参与纠错

  在泰山万仙楼北侧,有一座“革命烈士纪念碑”。系新四军第一纵队于1946年7月,为纪念在解放泰安及抗日战争中牺牲的烈士而建。而指挥这一战役的主要首长之一,就是新四军第一纵队司令员叶飞同志。那么,新四军第一纵队是如何挺进山东,又是怎么攻克泰安的呢?

挺进泰安
  中共中央根据抗日战争胜利后的形势,作出了“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的战略决策。党中央命令山东主力部队奔赴东北,新四军挺进山东。1945年11月10日,中共中央华中局和新四军军部根据党中央、中央军委指示,将北撤至涟水的苏浙军区第二纵队(即浙东纵队)、第四纵队和苏中军区教导旅合编为新四军第一纵队,由原苏浙军区副司令员叶飞任司令员。纵队下辖3个旅。第一纵队组建后,原计划也去东北。到山东后,因情况有变化,中央军委令第一纵队留在山东。
  1946年1月7日,中央军委决定将新四军军部与山东军区合并,组成山东野战军,陈毅任司令员,黎玉任政委。新四军第一纵队划归山东野战军建制,叶飞仍任司令员。按照山东野战军命令,第一纵队在叶飞司令员等指挥下讨逆。于是,第一纵队进驻津浦铁路线泰(安)兖(州)段,执行攻兖围泰的作战计划。同时,鲁南军区警备第八旅及鲁中地方武装一部配合第一纵队作战。1月8日夜,第一纵队第一、第二旅向兖州之敌发起攻击,第三旅进占泰安以南地区。1月13日,国共两党谈判签署的停战令生效。第一、第二旅未能攻下兖州,奉令停止了攻击,对兖州之敌实施严密包围和监视;警八旅则攻下了宁阳和姚村(火车站);第三旅占领了泰安火车站和泰城西关,与城内伪军隔街对峙。
  新四军第一纵队到达泰安一带,由于多是南方同志,水土不服,尤其是过不惯吃煎饼卷大葱的生活。这时,叶飞司令员召集干部开会,说:“我们从苏北进入山东,是战争的需要。告诉我们的战士,要克服困难,不能适应环境的部队是难以战胜敌人的。”
  一次,叶飞司令员骑着他的白色战马去巡视,听到有的战士不愿来山东,嫌吃煎饼硌牙。叶司令员语重心长地讲:“虽说日本宣布投降了,但中国境内还有大量的日本侵略军,他们与蒋介石、伪军沆瀣一气,继续为害群众。我们要把他们全部赶出中国去!至于吃煎饼,这是山东的习惯,慢慢适应吧。吃煎饼,也有好处。一是便于携带;二是水分少不凉;三是练牙,吃长了,你的牙到80岁也不掉。”说得大家点头称是。
  叶飞司令员又骑马巡视一圈,骏马疾驰,身后腾起一片尘埃。他勒住马,站在一处高坡上,北视泰山,南望兖州,心潮澎湃。他凭着多年的战争体验,预感到一场更为复杂、更为艰苦的战斗即将来临。
迫使洼田旅团缴械
  日本宣布投降后,在泰安地区还驻有日军华北方面军第十一独立警备队(相当于旅团),洼田武二郎少将任队长,亦称旅团长。辖五十五至六十计6个大队,有3000余人。他们接到国民党密令,准备到济南交械。为粉碎敌之阴谋,叶飞司令员与第一纵队首长研究,决不能把抗战果实拱手让给国民党反动派。但又考虑到,要日军交出武器并非易事,只能一步步地解决,便采取山东人吃大饼的方法,一口一口地吃。于是,叶飞司令员当即命令第三旅迅速占领大汶口以北有利阵地,阻止包围北撤之敌,迫其交械。并派一部分部队,在鲁中军区第二军分区地方武装配合下,进占华丰、赤柴。
  日军北撤受阻,集结于华丰、大汶口、南驿地区待命。之前,鲁中军区第二军分区在华丰煤矿已与日军谈判,但效果不大。第二军分区司令员封振武把谈判情况向叶飞等作了汇报。为迫敌交械,叶飞司令员和赖传珠政委、谭启龙副政委等再次研究决定,先要求日军把武器全部留下,然后再去济南。如不成,也要放下一部分武器。
  叶飞司令员亲自出马,在南故城与日军大队长海野谈判。他态度坚定地说:“你们已经投降了,按照波茨坦宣言,你们必须向我们交械。过去的事先不追究,以后再说,今天先看看你们的态度。”
  海野看了叶飞一眼,见叶飞司令员态度强硬,不容打折扣,于是说:“那留下枪500支,子弹一批,机关枪40挺吧。”
  有的同志嫌日军交得太少,叶飞司令员却说:“海野这个家伙很狡猾嘛。这次先这样吧,他也有上级。不管怎么说,谈判已取得了初步胜利。先收下这批武器、弹药,要清点好。”
  这批武器,收缴到第一纵队。为壮大地方武装,第一纵队也拨给鲁中军区第二军分区一部分枪支弹药。
  之后,叶飞司令员又派第二旅参谋长冯少白去与日军洼田少将谈判。洼田四五十岁,身材瘦长,佩少将军衔,他手扶着指挥刀走了过来。经唇枪舌剑激烈的交锋,洼田不得不同意交出40多节车皮的军用物资。并答应留下几门新型炮和若干重机枪、步枪。
  叶飞司令员把谈判情况,报告给陈毅司令员。当晚,陈毅司令员命令第一纵队几个旅继续追击敌人,把日军的轻武器全部缴下。于是,第一纵队命令部队火速追击。司令员叶飞也亲自前往,与部队一起行动。部队在黑夜里,向北面的泰安方向追去。
  1月25日早晨,跟踪追击的第一纵队第二旅的指战员将日军又包围在北集坡以南、北大吴以北的洼地。第三旅的七团、八团,早已奉令从泰安南下,挡住了敌人前进的道路。
  叶飞司令员安排冯少白再与日军谈判,地点在日军的一辆军用卡车上。这次,日军洼田少将可不像上次那样神气了。洼田听到我军要他们全部缴出轻武器后,他愁眉苦脸,显得很为难地说:“对你们新四军,我们给的武器不少了,华丰谈判时给了一点,在铁路线上谈判时又给了你们几十节车皮的军用物资,这里剩下的要根据上级命令缴给国民党,否则我们到济南也难交账,请原谅!”
  谈判陷入僵局,冯少白将情况报告给叶飞司令员。叶飞等首长决定再对日军施以重压。冯少白义正词严地讲道:“我们已经占领了附近的山地,并控制了这里的水源。你们若不交械,只有死路一条。”
  洼田少将看了看周围的地势,感到自己是瓮中之鳖,只得老老实实地表示同意放下全部武器。
  叶飞司令员、赖传珠政委于1月25日,向山东野战军陈毅司令员、黎玉政委等并中央军委致电,内称:“北撤日军再度于泰安南百子坡〈被〉劝阻,经谈判的结果,共缴下山炮三门、步枪一千支、重机〈枪〉七挺、轻机〈枪〉二十八挺、掷弹筒二十个。因日军多方要求,行李无法携带,汽车十余辆准其北去。”
  在泰安以南,第一纵队先后缴获日军各种炮11门、轻重机枪56挺、步枪1000余支、汽车37辆、各种炮弹、子弹3万余发。还有大量军用物资。同时截获企图随日军逃跑的伪军万金山(已被国民党政府委任为泰安专员)部近千人。
王胜风波
  第一纵队进驻华丰期间,其第二旅驻大汶口。一纵司令部命令二旅派一个营看管在华丰收缴的一个日军仓库,待后勤部清点后再行分配。仓库中物资很多,在清点过程中,纵队政治部民运部长发现看管仓库的这个营把大批物资搬往大汶口,就去制止,但没有制止住。便报告给纵队首长。
  纵队几个负责同志正在开会,叶飞司令员听到报告后,即派政治部副主任汤光恢前去处理。汤光恢去了,竟没有阻止住。
  汤光恢回来,叶飞问:“是谁干的?”汤回答:“是第二旅的一个副旅长带守库部队干的。”
  叶飞司令员听后非常生气,一副怒发冲冠的样子。谭启龙副政委见事不妙,便去仓库亲自处理此事。但他们还是不听劝阻,照搬不误。
  叶飞司令员预感事情复杂,便同赖传珠政委驱车来到现场。叶司令员见状,就大声喝问:“谁带队来的?”
  旁边有位干部回答说:“是王胜副旅长。”
  叶飞司令员厉声道:“把他叫来!”
  王胜来了,向叶飞司令员敬了个礼,呆呆地站着一句话也不说。  正在气头上的叶飞训斥道:“日军尚未全部交出武器,我们还在做工作,你们就乱抢,太不像话了,简直是胡闹!有没有组织纪律,要军法处理!”他厉声命令警卫员把王胜捆了起来。
  见副旅长被捆,这个营的战士一下子走散了。第二旅旅长刘飞知道此事后,连忙赶来作检讨。
  赖传珠政委和谭启龙副政委也对第二旅的这种错误做法提出了严肃批评。同时告诉刘飞旅长,由于纵队刚编成不久,部队游击习气尚浓,要求他回去后要着重加强部队的组织纪律性,要服从命令听指挥,克服本位思想,树立全局观念。刘旅长表示接受批评意见。
  这时,叶飞司令员怒气消了许多,大家就劝说叶飞司令员放了王胜副旅长。叶飞司令员也考虑到捆绑王胜有些不妥,便听从了大家意见,把王胜禁闭一小时就放了。
  之后,叶飞司令员觉得自己处理此事欠妥,便向王胜副旅长道歉,作了自我批评。王胜副旅长见叶飞司令员高姿态地主动承担责任,便心悦诚服地深刻检讨了错误。
首克泰安
  第一纵队包围泰安期间,济南、泰安军调小组做了大量调处工作。然而,盘踞在泰城的伪军宁春霖部却破坏停战协议,不断袭扰我解放区军民,并打死打伤第一纵队的指战员。
  叶飞司令员经常到第三旅指导工作。叶飞司令员讲:“我们不打无把握之仗,不打则已,打则必胜。敌已犯我,我必歼敌。还要坚决消灭之。”
  于是,在叶飞司令员指导下,三旅司令部人员根据上级的指示,结合泰城实际情况,拟定了一个切实可行的作战计划。
  6月1日,中共中央给华东局下达了“先打泰安,再攻济南”的指示。根据上级指示,第一纵队司令员叶飞即与赖传珠政委、谭启龙副政委、贺敏学参谋长等研究,要先摸清敌情。遂先后两次组织人员到泰安城侦察,从而进一步查明了敌情变化及地形情况,对泰城守敌的兵力部署、工事构筑、障碍火力、火力配置等再次核实。据此决定,集中主力部队在泰城西关突破,以确保完成攻城任务。并于6月6日发出“关于泰安、大汶口战斗作战命令” 。
  叶飞司令员见作战命令已下发,心中轻松了许多,他对赖传珠政委说:“来,下一盘。”通讯员马上将围棋摆上。他点燃一支烟,边下棋,边自言自语道:“几个月前打兖州,叫吴化文拣了点便宜,这回叫宁春霖连本带利都还上。”
  纵队下达命令后,各旅认真做好战斗准备。6月7日下午,各旅进入指定地点。三旅前线指挥部设在蒿里山。晚10时,纵队指挥所发出了总攻信号,各部队开始向预定目标之敌发起攻击。第一纵队第三旅攻击西门及北门;第一旅部队攻击东门、南门。战斗开始后,战场上枪炮齐鸣,硝烟弥漫。
  在大炮的掩护下,部队勇猛冲锋。指战员越战越勇,与敌展开了巷战,战斗殊为激烈。第一纵队第一旅第一团第一营于6月8日与敌争夺制高点天主教堂时,三连九班班长吴春林带着杨根思(后成为抗美援朝战场上的特级战斗英雄),冲在最前面。杨根思连续打出一箱子手榴弹,压住了敌人的炮火。不料,杨根思头部负伤。但他轻伤不下火线,依然用手榴弹打击敌人。经两小时激战,第一营占领了天主教堂。第三旅部队也打下了梳妆楼、博济医院、电灯公司等制高点。
  残敌撤至岱庙后,依然负隅顽抗。第一纵队部队乘胜追击,向伪宁春霖的最后巢穴实施猛烈进攻。我军以连续爆破的战术,炸开围墙,攻入岱庙,与敌展开交手战。经40分钟战斗,全歼残敌。泰安战役,经过四昼夜的激烈战斗,除宁春霖带少数残敌从地道逃窜外,第一纵队歼敌4000余人。在攻打泰安的同时,第一纵队第二旅发起了围攻大汶口之战,歼敌一部。
  泰安战役的胜利,是新四军入鲁后,在叶飞司令员亲自指挥下取得的第一个大胜仗。战斗中,第一纵队第一旅参谋长邱玉权、第三旅几位营连级干部不幸壮烈牺牲。
  泰安解放后,第一纵队司令员叶飞任命第三旅副政委张文碧为泰安城防司令。张文碧等实行戒严,恢复城内秩序。6月14日,国民党飞机轰炸泰安城,炸中第三旅司令部所在地——泰安铁路宾馆,造成十几人伤亡。6月15日,第三旅司令部转移到泰安城南旧镇,进行战役总结。于7月4日,东去莱芜休整。
  第一纵队走后,泰安城防司令张文碧带领部分人员,处理战后遗留问题。为纪念在解放泰安及抗日战争中牺牲的烈士,由第一纵队第三旅和泰安县政府共同于1946年秋建成“革命烈士纪念碑”。此碑位于泰山中路万仙楼北侧118米处。第三旅政委何克希撰写碑文。文中写道:“泰安攻城,三日得手,民间传为奇谈,前未曾有。”“此役,由于我党教育我军,对人民应尽其全忠全孝,以全心全意服务人民,而烈士忠魂正宜不巧。”“为人民解放事业而奋斗牺牲的烈士们精神不死!”字面高220厘米,宽117厘米。刻文16行,满行40字,凡387字。字径5厘米,隶书。碑通高约1110厘米,分三层。底层为须弥座,高95厘米;中层为正四棱柱体,高365厘米。四面宽皆200厘米,并各镶嵌磨光碑面一块。其南面刻《烈士纪念碑志》,其余三面刻700余名烈士衔名及籍贯。上层为梯台形碑身,高650厘米,四面为纵队及第三旅首长的题词。南面题“革命烈士纪念碑”;西面题“英名与东岳并寿,为革命而生,为革命而死,虽死犹生”;北面题“先烈们,你们的死重于东海泰山,永垂不朽”;东面题“功业同日月争光,先烈们的丰功伟绩,永远鼓舞着我们勇敢前进,我们要为完成你们未竟事业而奋斗到底”。1947年,国民党重点进攻山东时,此碑被毁。1953年重建。1997年春整修,并立石作一题记。

赞助商提供的广告
纠错信息:( 已有 0 人发表纠错信息 )
纠错信息:
感谢您的参与,让大家更准确的了解泰安!
用户名 密码 不支持匿名评论
标题: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图片刷新)
电话:0538-6311365 传真:0538-6311365 邮箱:48443999@qq.com
地址:泰安在线信息发布中心 邮编:271000
Copyright © 2004-2019 泰安智道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城市中国
鲁ICP备05045308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90779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9]字第548号函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